匆匆的你走了 正如你匆匆的来

“下等人在你国首都被驱赶,中等人的孩子被侵犯,上等人坐在尸体上狂欢。我们慌慌张张趟进河里,溅到脸上的是血 ……”

 

 

“下等人在你国首都被驱赶,中等人的孩子被侵犯,上等人坐在尸体上狂欢。我们慌慌张张趟进河里,溅到脸上的是血 ……”

三天时间内,北京清走了328万人。北京的人口目标控制在2300万,控制首都人口目标似乎成了北京市的首要任务。

有笔者写道,“我一个年薪60万的朋友,刚被砸了家。现在,他正带着抢救出来的几件物品,开着自己的奔驰车,在零下4度的北京城转悠,试图找个去处。”

那些所谓的“下等人们”正在遭受新时代的淘汰,殊不知,那一座座高楼大厦,是他们的血汗成果。这不算是过河拆桥吗?

你们知道吗?这样会消费人性。我们开始变得恐惧,那一声声外来人口,会逐天逐时的警告你,你不属于这一片土地,仿佛我们成了这片土地的侵略者。等到我们的人性被消费殆尽,我们不再对这片第二故土抱有一丝的感情,我们开始乱丢垃圾,我们开始随地吐痰,我们开始显示处内心灰暗的反社会人性。我们都不希望看到这样灰暗的一天会来。

虽身处异地,也希望大家好好对待脚下的这片土地,还有在这片土地上劳作的人。赚一块也好,一万也罢。